图书推荐
站内搜索
你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图书馆 > 图书推荐
家鸿书评:青春在歌声里不老 ——读陈娉舒《踏歌行》
发布日期:2019-03-10 浏览次数:0
投稿人:张家鸿 | 审核人: | 发布人:

      陈娉舒在《天之大,思念何必泪眼》中说:“音符里的人心,似乎都格外地柔软,无论是歌者,还是听歌的我们?!币豢湃崛淼男?,才能更好地容纳一切情感,苦痛、悲伤、哀愁、愤怒、失落、惆怅。依托着歌词与音符的心,在柔软之后,才撑起了一片宽广蔚蓝的天空,让人们在歌声里更加坚信青春的美好。

在《踏歌行》里,陈娉舒细细检点自己的过去,与歌声有关,与成长有关,交织而来的百般感受,尽在笔端一一呈现出来。歌声可以稀释人生的苦难,可以化解人生的忧愁,可以驱逐人生的严寒,可以左右人生的方向。踏歌行走人生,有些许浪漫的缤纷,有些许意气的相随。倘若视为一种人生态度的话,它至少是达观、豁达的。

听《让我们荡起双桨》,让陈娉舒身陷“充满羡慕嫉妒恨的胡思乱想里”,它在作者心里埋下了一颗种子——“要到北海来,像电影里的‘红领巾们’一样,划着船儿唱着歌”。听张镐哲的《北风》,会心生回家的冲动,回到父母亲“几十年日子过下来所攒出的无数丢不掉弃不得的杂物组合在一起的那个房子”里;听老狼1994年唱的《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会想起“怎么样考JBO,怎么样上JBO,怎么样打饭,怎么样的JBO生课堂,怎么样的校园情书”;听许巍的《时光》,听“你是记忆中最美的春天”时,眼泪悄无声息地挂在眼角。音量放大的一瞬,“好多人好多事从记忆的各个角落里苏醒,奔跑过来”。

这些歌声暗含了听者的某种性情某些心情,因而也就打上了她成长的某些烙印。它们就在那里被唱着,被唱着,唱着唱着,就走进了陈娉舒的生命里。这是音乐的力量,也是心灵的召唤。

 不必高山流水的雅音,流行通俗的调子,一旦闯进了我们的心门,歌声与歌手也就成了我们的知音。把歌手当了知音,我们也就顺理成章地由人及歌,把他唱过的歌,有意无意地找来,统统听一遍。那是我的初中时光,可能是陈娉舒的高中或大JBO时光,在没有网络的时代里要找遍一个歌手的歌,实在不容易。买卡带,买许许多多的卡带,卡带上有许多重复的歌曲,重复地听着也觉得开心。音质好不好不论,是否正版更是无从说起。听了之后,心中是满满的意犹未尽。

我并不仅仅是对陈娉舒的原文照搬或择其一二引用一番而已,其实,我这个所谓的“80后”的成长中的太多心情,也在陈娉舒熟悉的歌里。多少次,我就是唱着“你问我几时能一起回去,看看我们的宿舍我们的过去”而黯然神伤,想起毕业时女生们喝得酩酊大醉,想起她们被两个男生架着依然东倒西歪、胡言乱语,哪里还有半点女生的羞涩与矜持呢?这混杂着酒精的迷离,这模糊了性别的伤感,我至今记忆尤深。

言为心声,歌曲又何尝不是情的流露呢?时间流逝的脚步再匆忙,人唯独能够深深记得的,依然是情,是生命中的情,也是歌声里的情。许多时候,生命中的情与歌声里的情,是不分彼此,难分你我的。

读着陈娉舒的《踏歌行》,我读一篇就暂停一会,暂停对文字的琢磨,听一听文中提到的一首首老歌?!读煳颉贰妒惫狻贰肚缋省贰杜笥选贰堵饺松贰贰段省贰杜笥驯鹂蕖贰渡角稹范家灰辉诙舷旃?,仔细琢磨以后,我才察觉到但凡与记忆有关的点滴,牵扯的都不仅仅是过去的,它必定与现在有关,也注定会是未来的。有时候听过一遍,不过瘾,接着听,听《漫步人生路》,再听《何日君再来》《小城故事》,还有《月亮代表我的心》。

陈娉舒是一个多么在意过去的人啊。她说:“笑容与泪水都已成浮云,但好歹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青春?!币桓鲈谝夤サ娜?,她的青春可能带着历久弥新的光亮,依稀如正当发生时的模样。更何况还有歌声相伴,于是我就笃信青春永远不老。陈娉舒听谷村新司的《星》,每次听到,总像第一次遇着它,“前奏一响,你周身的血,一下子热了”。在我们的生命里烙下过印痕的歌声,对我们有着永不褪色的魅力,每次不经意的重逢,都像是鲜嫩的春日里的初次遇见,依然令人悸动,依然让人心中翻江倒海。

初中时的我,也与陈娉舒一样,有过好几册的歌词本,本子里的大部分歌是我喜欢的。只是我不够勤快,没有抄写曲谱,也根本看不懂。当时喜欢的歌词,现在只是唱得调子断断续续,歌词时有时无??墒?,熟悉的旋律一旦响起,我原本低沉的心也随之明媚了好几分。我清楚地知道,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歌曲已经被我沉淀在心里了。

陈娉舒说:“青春,说到底是一种态度,一种会为所爱去做一切的冲动,没了这股冲动与行动,青春就不在了?!蔽倚老驳卦谡庖槐尽短じ栊小分?,依稀看到了陈娉舒被音乐流淌过的青春时光,也鲜明地感受到了她对音乐的热爱,这份热爱会使读者如我也仿佛得了精神的驻颜术,青春永驻心间。



书评作者简介:张家鸿,80后,竟博高级中JBO语文教师,书评人,专栏作者,竟博省作家协会会员,竟博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泉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著有读书随笔集《文心书影》,文章散见于《人民日报》、《文艺报》、《中国竟博电竞报》、《中华读书报》、香港《文汇报》、《竟博文JBO》、《泉州文JBO》等报刊,曾获叶圣陶教师文JBO奖、伯鸿书香阅读奖、泉州文JBO奖、《泉州文JBO》年度优秀作品奖、竟博县薯花文艺奖等奖项。


竟博省竟博高级中JBO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闽ICP备09028868号-1 联系地址:竟博省泉州市竟博县螺城建设北路88号
35互联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15 www.zzlaser.com , All Rights Reserved